俄罗斯电子行业是西方制裁的第一个靶标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5.04.2022

© Sputnik / Alexsey Kudenko



評論

电子领域是西方对俄罗斯经济战中的主要靶标之一,他们试图使俄罗斯失去获得关键技术和进口本国不能生产产品的可能性。中国愿意在此方面为俄罗斯提供援助,拒绝参加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但是,中国有能力在技术上替代西方吗?更为主要的是,俄罗斯因何未实现微电子生产本土化,最大程度地减少外部风险?

2月25日,即乌克兰“特别行动”第二天,美国宣布对俄罗斯禁供半导体、计算机、软件和通讯设备等等。此后,西方在高科技领域的制裁不断加码。专家们认为,制裁在很大程度上触及到汽车制造、铁路、城市交通和物业领域产品的大规模生产。对俄罗斯厂家来说,世界最大的半导体制造商台积电(TSМC)加入制裁所造成的打击相当重。台湾的TSМC与俄罗斯“厄尔布鲁士”和“贝加尔”签约,生产他们研发的处理器。这两家单位是俄罗斯微电子领域的“旗舰”,他们研发的处理器根据任务不同有版本,用于俄罗斯数以千计的计算机和服务器。

俄罗斯研发的“厄尔布鲁士-8C”型微处理器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5.04.2022

俄罗斯研发的“厄尔布鲁士-8C”型微处理器© Sputnik / Evgeniy Biyatov



当然,俄罗斯有自己的电子元件生产和出口厂家,其中最大的是位于莫斯科郊外绿城的Mikron芯片厂。该公司生产700多个品种的产品,其中包括数据载体保护的集成电路。Mikron芯片公司的产品出口到韩国和日本,而最大的买家是中国与台湾。其中,中国国内仅生产12%的微电路,其它的因优化性价比而在国外采购。俄罗斯从国外大约购买5%的微电子组件,但这些组件均为本国很难生产的高科技品类。


任何国家都不掌握微电子全链条设备

莫斯科斯科尔科沃科技学院无线通讯中心副主任亚历山大·西沃洛波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对现代微电子领域来说,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全链条生产,包括美国。美国人产出数量庞大的半导体设备,但不生产光刻机。光刻机公司有荷兰的ASML和日本的Nikon与 Canon。

亚历山大•西沃洛波夫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5.04.2022

亚历山大•西沃洛波夫 © 照片来自个人档案


他说:“问题在于,微电路生产中要使用50多种极其复杂的设备。同时,参与其中的配件和耗材公司、承包商来自世界各地,有数千家之多。比如,现代半导体器材生产必备的极紫外光刻设备,需投资2亿美元,参与的公司有5000多家。也就是说,微电子领域的全球‘劳动分工’极为复杂且造价高昂。该领域每年投入研发的资金约1000亿美元。建立和更新生产能力,也差不多需要同样的费用。因此,即使像美国那样的富有国家,也未制定目标,全面替代国外生产。”

中国的优先任务是国内市场

因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美国、台湾、欧洲和日本微电子公司离开了俄罗斯市场。俄罗斯电子研发公司协会执行会长 伊万·波克洛夫斯基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认为,这非常的不利,但并非灾难。要知道,大多数西方生产的组件中国都可替代。问题在于,中国公司是否愿意进入俄罗斯空下来的市场。

伊万·波克洛夫斯基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5.04.2022

伊万·波克洛夫斯基© 照片来自私人档案


他说:“目前,中国电子产品厂家在完成自己的任务。他们首先要做的是满足内需,这是优先。原因在于,中国和俄罗斯一样,都在努力减少对国外供应商的依赖,扩大本国电子组件的生产。根据《中国制造2025》,中国商品中的本土配件占比应超过70%。因此,中国半导体厂家在完成本国订单。可以想象:俄罗斯客户,在拿到中国样品后,以中国微处理器为基础启动生产。进入系列生产后,局势突然发生变化,比如中国公司的产能不足。也就是说,与中国厂家建立合作,需要明白的是他们的产能也并非是无限的。”

美国制裁无法忽视

西沃洛波夫指出,利益诉求不同也会引出问题。对中国来说,卖大规模生产的制成品要更为划算,而不是在俄境内调试产品生产设备。有的时候,中国公司产品的技术文件不清楚,说明书常常不那么精确,有时还错误不断。这些都不利于及时排除困难。比如,有的中国小型公司,并不认为技术文件译成外文、哪怕是英文的重要性。但一些大公司有时也有问题。

他说:“中国公司在设计、高科技材料供应和IT图书馆准入方面依然依赖于美国。因此,中国很多大公司拒绝与俄罗斯客户合作,担心遭到美国的二次制裁。比如上海的中芯国际(SMIC)。科技巨头华为公司曾蒙受美国的制裁,SMIC目前也在被制裁之列。因此,中芯国际不会与俄罗斯客户直接合作。但与此同时,和这家公司的谈判还在进行,具体能否合作还是未知数。”

俄罗斯微电子行业的近期任务

斯科尔科沃科技学院专家亚历山大·西沃洛波夫认为,俄罗斯短期内面临两个主要任务:其一,就对俄供应各种产品与亚洲达成共识;其二,维持和巩固俄罗斯微电子材料生产者的地位。尽管有制裁,还是需要确定俄罗斯在世界和地区协作中的位置。同时,考虑到世界上电子行业人才不足,有必要最大程度地为年轻才俊留在国内创建优惠条件。

俄罗斯电子研发公司协会负责人伊万·波克洛夫斯基就俄罗斯电子企业在制裁条件下如何运行提出了具体建议。

他说:“近期的出路在于,重新构建供应渠道,将因制裁被封闭的授权渠道换成独立渠道。这不是灰色进口,而是正常的合法供应,不受电子组件厂家的控制。世界范围内的电子配件仓储量很大,都可订购。但对俄罗斯企业来说重要的是,在半年或1年内保持稳定性。乌克兰冲突烈度减缓后,我们将与老伙伴重新恢复关系,与新伙伴建立合作,首先是与中国的半导体工厂。重要的是,不要将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比如此前所有订单都给了台积电。应该有预感,把风险分散到不同的工厂。这样的话,可轻松解决俄罗斯公司被制裁后遇到的问题。”

在现代世界里,协作已成规范,对所有国家都是这样。将俄罗斯从全球商品和技术交换中排挤出去,理论上是可行的。但在实操时,对把单边制裁当成政治施压手段的国家来说,意味着经济上的直接损失。


来源: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普京签署关于保障金融稳定临时补充措施的总统令禁止携带1万以上美元从俄罗斯出境
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法律强制俄罗斯公司从外国证券交易所退市

上一篇:

下一篇:

俄罗斯市场:中国微电子厂家能否替代西方公司?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