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俄油削减2020年度投资计划


谢钦表示,考虑到全球石油市场的剧烈变化和俄油的减产决定,俄油需要优化CAPEX,因此计划将2020年度投资计划从9500亿卢布削减至7500亿卢布。他强调,这项决策是为了维持俄油的财务稳定性。

普京认为,削减2000亿卢布不是一个小数目。普京强调,维持俄油承包商供应商供应链的稳定性极为重要,因为这关系到大量的工作岗位。

今年2月份,谢钦在向普京汇报工作时曾表示,根据2019年的业绩,俄油总计将缴纳3.6万亿卢布的税收。

2020年5月12日普京与谢钦,图片来源:俄总统府官网


二、俄油申请国家援助 

谢钦表示,俄油急需国家援助,主要是希望能放宽银行信贷政策,以便获得流动资金。谢钦强调,这不仅事关俄油本身,也事关俄油的承包商和供应商

谢钦称,如果信贷上限提高,将大大有助于俄油实施投资计划。他强调这是指按央行信贷条件发放的贷款。

谢钦提出了几条支持性措施,包括:地质勘探相关作业的税收缴纳延期;使运输垄断企业的费率与市场上现行价保持一致


三、俄油向政府申请税收优惠

俄油早前曾向俄政府请求为天然气项目提供税收优惠。

据俄罗斯商业咨询报透露,谢钦曾于今年3月23日致信俄总理米舒斯京,请求政府为俄油位于西西伯利亚的别廖佐夫斯基难采气层提供税收优惠。俄油拥有的区块中,别廖佐夫斯基层(注:Berezovskiy,白垩纪土伦阶的一层)的潜在资源量达1.3万亿方。信中提到,别廖佐夫斯基层的地质特征复杂,需要通过创新技术进行开采,因此,如该难采气层无法享受税收优惠,则将失去经济效益。谢钦建议通过将气层开采系数设置为0.21来降低矿产资源开采税。对此,谢钦解释道,自2013年起,俄油在其他资源条件相近的难采气层(土伦阶气层)均采用这一系数。

俄油方面证实了这一消息,并称,俄油所请求的税收优惠并非针对俄油一家,而是适用于具有同样开采条件的天然气开采。事实上,俄气(Gazprom)的区块中便包含了别廖佐夫斯基层,诺瓦泰克的区块中也可能包含别廖佐夫斯基层。

俄油总部,图片来源:塔斯社


四、潜在的受益气田 

如果此项税收优惠可以实现,则当前最大的受益者可能是俄油新的大型天然气项目哈拉姆普尔斯科耶大气田。该气田由俄油与BP共同开发,其中BP占股49%。BP是俄油最大的外资股东,占股19.75%。该气田在开发初期,谢钦曾公开表态,有意将该气田开采的天然气出售给中国。

哈拉姆普尔斯科耶大气田的大部分气层都位于土伦阶,已在矿产资源开采税上享受优惠政策。别廖佐夫斯基层本属于非传统气层,开采难度极大。但自两年前开始,别廖佐夫斯基层的天然气储量不断增加,却尚未享受优惠政策。

据俄油透露,由于采用了先进的钻探技术、创新的岩心研究和地质建模,2018年,哈拉姆普尔斯科耶大气田的储量平衡表上计入了首批别廖佐夫斯基层储量,共计800亿方,而截至2019年底,别廖佐夫斯基层的储量增至1570亿方。因此,截至2019年底,哈拉姆普尔斯科耶大气田的3P储量(PRMS准则)达7350亿方。

2013年时,俄罗斯通过一项法律,降低了复杂储量的矿产资源开发税开采系数,但并不适用于别廖佐夫斯基层,这和当时这一气层因开发难度极高而未得到开发有关。因为没有关于优惠政策的法律可适用,俄油事实上无法投产别廖佐夫斯基层。


五、税收优惠带来的实际经济效益 

如果别廖佐夫斯基层可以享受到这项税收优惠,在俄现行气价(约3500卢布)范围内,俄油每开采一千方天然气可减免约500卢布左右的税。

但别廖佐夫斯基层的年产量峰值仍然难以确定,有可能面临低采收率的局面,而且1.3万亿方是资源量,其中有多少能转换为储量又是另一个概念。

另外,尽管开采土伦阶的天然气享受税收优惠,但自2014年至今,俄油从哈拉姆普尔斯科耶大气田开采的土伦阶天然气也仅有6亿方,且计划于2021年才投入工业化开采。根据俄油的规划,土伦阶天然气开采峰值为157亿方,如果按这一数据,每年减免的矿产资源开采税约为70-80亿卢布。

俄油施工现场,图片来源:俄新社

但无论如何,如果没有税收优惠,俄油开采别廖佐夫斯基层的天然气完全无经济性可言,也就是说,事实上根本不会投产。按谢钦的说法,如果按照现行税率,光是在储量平衡表上的那部分别廖佐夫斯基层气都将为财政贡献300亿卢布的税收

对于俄政府而言,是否提供这项税收优惠,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一方面,因为没有税收优惠,俄油无法开发这一气层,也就无法缴税。一旦开始开发,即使按优惠税率,国家也仍将取得可观的矿产资源开采税收入;另一方面,既然俄油要削减投资计划,鉴于目前的国际油气市场形势,政府也可能担心俄油把享受到的优惠用作他途。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如果俄油成为这项税收优惠的最大受益者,那么作为俄罗斯唯一的天然气出口商和国内市场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商,俄气势必会对此有所不满。

六、为什么俄油需要这项税收优惠?

俄油早就视天然气为公司业务的重要发展方向。按该公司的最初规划,2020年将生产1000亿方天然气(俄气年产量为5000亿方),但后来把这一目标推到了2022年。2019年,俄油共开采670亿方天然气

另一方面,俄油一直在争取取得天然气出口权,打破俄气一家垄断天然气出口的局面,但一直没有成功。2016年时,俄油便与BP签订了每年向欧洲供气70-200亿方的合作备忘录,但最终还是未能签署合同。

从长远来看,因全球都在致力于使用更清洁的燃料,天然气业务看起来比石油业务更有发展前景。据斯科尔科沃商学院能源中心分析,在全球加速向清洁燃料过渡的背景下,至2024年,俄罗斯的油气出口量将下降15%(最极端场景),出口额下降17%,其中减少的主要是原油和成品油出口。与此同时,天然气出口量可能将从2015年的27%上升到2024年的33%-39%。

因此,致力于天然气业务的开发,也符合俄油多元化发展的需求。但是,与石油相比,天然气开发对成本的要求更为苛刻。俄罗斯乃至全世界易采的传统天然气储量都很丰富。这样看来,俄油为难采天然气储层申请税收优惠,也是合乎逻辑的。

但是,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文中已经提过,俄气不仅是俄罗斯唯一的天然气出口商,而且是俄罗斯国内市场上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商。也就是说,俄油即使开采了这部分气,目前来看,也无法出口。另外,俄罗斯国内天然气供应量事实上是饱和的。从市场竞争的角度来看,俄油即使开采了这部分气,也显然不能在价格上有优势,在国内市场上也是没有多少市场的。且现在市场低迷,需求量低,市场价格也没有吸引力。这个角度来看,俄油现在急于开发难采气层,似乎是不合理的。

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这项税收优惠一旦实行,将不仅适用于天然气本身,也适用于该气层所开采的凝析气。俄油可能有将别廖佐夫斯基层的凝析气货币化的计划,从而提高气田开发经济性。0.21的矿产资源开采税系数,意味着80%的优惠力度,这对俄油开发别廖佐夫斯基层的凝析气具有比较现实的意义。

来源:

1. 俄总统府官网,http://www.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63346

2. «Сечин спросил у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а льготы для газовых проектов Роснефти», РБК, https://www.rbc.ru/business/12/05/2020/5eb512909a794779e7829944

3. «Роснефть сократит инвестпрограмму на 200 млрд рублей», Коммерсантъ,https://www.kommersant.ru/doc/4342388?from=hotnews



作者:管雪青

北京市信达立律师事务所 实习律师

电话:+8610-88459919

手机:+86-13811354237

电邮:xindaligxq@126.com

网站:www.xindalilaw.com




普京宣布全俄非工作日结束 莫斯科不在“11+22”名单里
今日起莫斯科将进行大规模COVID-19抗体免费筛查

上一篇:

下一篇:

俄最大油公司的天然气雄心:俄油申请国家援助和税收优惠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