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政策给能源产业海外投资带来很大发展机遇,但是伴随而来的是各种不确定的风险。国内企业如何避开海外投资高风险的“雷区”,对于其最终的成败至关重要。


3月25日,《2019“一带一路”能源资源投资政治风险评估报告》等系列研究成果在京发布。建设“一带一路”能源伙伴关系系列能源研究成果发布会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能源与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和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联合主办。《2019“一带一路”能源资源投资政治风险评估报告》由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许勤华主编。来自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与国际合作中心、中国人民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日本名古屋大学等院校机构的专家对于研究成果进行了点评。


《2019“一带一路”能源资源投资政治风险评估报告》沿用了以往年份的分析架构,从经济基础、社会风险、政治风险、中国因素、能源因素和环境风险等六个维度进行评估。报告对中国因素维度进行了调整,新增加了“是否与中国签订双边货币互换协定”及“是否与中国签订‘一带一路’政府间合作谅解备忘录”两个子指标,反映了两国政府间的合作制度框架完备情况,从而更全面地衡量相关国家与中国在“一带一路”投资合作领域的密切程度和风险因素。报告还对环境维度计算方法进行优化调整,使用EPI评估得分计算环境治理水平指标。


2019年评估结果显示:低政治风险国家为3个,较低政治风险国家为20个,中等政治风险国家为30个,较高政治风险国家为7个,高政治风险国家为4个。


具体国家风险现状情况如下:

低投资风险国家共3个,为新加坡、阿联酋、文莱;

较低投资风险国家共20个,分别为马来西亚、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哈萨克斯坦、科威特、阿曼、捷克共和国、罗马尼亚、波兰、越南、蒙古、爱沙尼亚、印度尼西亚、俄罗斯、以色列、泰国、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格鲁吉亚、拉脱维亚;

中等投资风险国家共30个,分别为斯洛伐克、塞尔维亚、匈牙利、约旦、菲律宾、土耳其、立陶宛、白俄罗斯、老挝、土库曼斯坦、印度、保加利亚、吉尔吉斯斯坦、阿塞拜疆、斯里兰卡、伊朗、波黑、巴基斯坦、乌克兰、柬埔寨、阿尔巴尼亚、马其顿、伊拉克、缅甸、黑山、乌兹别克斯坦、亚美尼亚、埃及、巴林、孟加拉国;

较高投资风险国家共7个,分别为塔吉克斯坦、尼泊尔、黎巴嫩、东帝汶、摩尔多瓦、不丹、马尔代夫;

高投资风险国家共4个,分别为也门共和国、叙利亚、巴勒斯坦、阿富汗。


与2018年评估结果相比,呈现出高风险和较高风险国家减少、低风险和较低风险国家增多的特点。这主要是由于能源大宗商品价格回升、全球经济复苏和国际政治局势总体缓和等原因。从区域来看,中东欧和东南亚的投资风险仍然较低,后苏联空间国家、南亚及西亚北非国家的投资风险较高。





来源:环境影响评价杂志







Совместное заявление 8-го Российско-Китайского финансового диалога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一带一路”能源资源投资政治风险评估报告》发布!

分享到: 0